首页
注册 | 登录

侧面烘托的作文200字,

侧面烘托的作文200字,
2017-10-11 共 1 个回复
最佳回复
清歌
晨曦透过树叶,空气中仿佛笼罩着一层琉璃般晶莹湿润的光芒.风吹过.卷起漫天繁花纷纷扬扬,五色的花瓣映着日光,到处都是鲜花绽放的味道.
二月十二的花朝节,白花争艳.连躲在角落里的野花也精神抖擞.米粒之珠,也放光芒.今年花似去年红.可惜明年话更好,知与谁同?
我拼了十六个年头想守护的岁月,却最终如同指间沙一般滑落无痕.
不可知的,是未来难以抗拒的宿命.忘却了,如花般洒入风中的过往.
命运之轮在无声无息间已从身上碾过,只留下血肉模糊.
很久很久以前,有人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神奇的咒语.听到或是念响这个咒语的人,不在忧伤.可是为什么多年以后,当我一次次念动咒语的时候,却常常泪如雨下.
原来,从来不存在什么咒语的.我所有的快乐只不过是童年豪华艳丽的梦境.梦醒了,我依旧一无所有.
曾经有过最简单,也是最奢侈的愿望.就是所有的人都不要死,每一个人都要开开心心的.身边的人谁都永远不离开,大家永远在一起.
原来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我无法干涉也无法强求.
就如,爸妈的离开是我始终阻止不了的.我同样无法拒抗死神.奶奶被病魔掠走的身影,我也始终挽留不住.
我竭尽全力的说服自己并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因为我的爸爸妈妈都分别住在这座空空荡荡的城市的一角.
可是千千万万的理由毕竟抵不过事实.即使这座孤单寂寞的城池中有我所熟悉的笑靥,可是他们再也不属于我.虽然我知道亲人的住所与容颜,但我依旧和一些压根不知道自己身世的孩子们一样绻在收容所的一角反复唱着单调的颂歌,度过浑浑噩噩的数年.
常常在想,也许真正沉重的是生,真正疼痛难当的也是生,而不是死,死亡是轻盈,飘渺的.
但是却依然顽强的活着.也许只因为妈妈说过,要有勇气为不可知的将来抗争.也许仅仅是答应过爸爸无论何时都要坚强.或者只是饥饿时,隔壁大妈一个温热的烧饼.还是难过时,收容所的朋友善意的微笑.
曾经一万次思考的问题,现在霍然想通了,那只不过一个情字,所以为了一切曾经爱过我和现在正在爱我的人,我都必须活着.
霍然开朗,漫漫看清夜的颜色,不是黑色,而是透明.
突然想起一首晏几道的.
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绿杯红袖趁重阳,人情似故乡.
兰赔紫,菊簪黄,殷情理旧狂.于将沉醉换凄凉,清歌莫断肠

类似问题
  • 发生在作文兴趣班里的一件事 今天早晨,我兴致勃勃地来到了久违的作文兴趣班.我走到作文兴趣班门前,一推开门,就被眼前的狼狈影像惊呆了:桌椅杂乱无章地摆放着,地上到处是粉笔灰和白花花的小纸片,粉笔.塑料袋横七竖八地放着.我想:怎么就几个星期不见 ...
  • 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面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浑沌无涯.一声雷, ...
  • 自我推荐(1) 我叫×××,今年12岁了.我的兴趣是交朋友,唱歌,看课外书'''''',我善于交朋友,乐于助人,有一颗博爱的心. 我很野蛮,爱发脾气,但有时候还是很可爱滴呀!也许是我太有趣吧,伙伴们都叫我开心果,的确,我经常会把她们逗得开怀 ...
  • 刘胡兰是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人,14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于叛徒的出卖,刘胡兰于1947年1月12日被捕.敌人一次又一次地威胁刘胡兰,逼迫她说出共产党员的名字,可刘胡兰并没有被敌人的收买所诱惑,更没有被敌人的威胁所吓倒.敌人见刘胡兰什么也 ...
  • 钱学森是我国的"导弹之父","航天之父",1938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人们都认为他很独特,与众不同,但在我眼中,他只是个平凡的人,但平凡之中却透露出了他不平凡的另一面.钱学森在1935年离开祖国,去 ...
  • Hello everyone大家好And everyone can learn,I am very honored and pleased to能和大家一起学习,我感到非常荣幸和高兴I come from Henan Province,a ...
  •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大豆.玉米.高梁都成熟了,累得弯了腰.秋天的天很高,好象盘古还在撑着天和地:天那样蓝,好象有位画家在天空中涂了蓝色的颜料.杨树的叶子有点发黄了,秋风吹来,杨树摇摇晃晃,好像它已经老了,站不稳了.庄稼们可高兴了,因为它们都结 ...
  • 望星 望着天,数着星星数着我的梦--我相信每个人都仰望过天上的星星,但是每个人的感受肯定不同,古今中外许多名人都写过星,可我们看到的却是一幅幅迥然不同的世界. 我也经常一个人在窗前望星,但我不同于大多数人总把星星一闪一闪的样子想成眨眼睛,我 ...
  •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大豆.玉米.高梁都成熟了,累得弯了腰.秋天的天很高,好象盘古还在撑着天和地:天那样蓝,好象有位画家在天空中涂了蓝色的颜料.杨树的叶子有点发黄了,秋风吹来,杨树摇摇晃晃,好像它已经老了,站不稳了.庄稼们可高兴了,因为它们都结 ...

2020 amddd.com webmaster#amddd.com
10 q. 0.013 s.
湘ICP备19005923号